爱迪尔(002740.CN)

两年减值11.5亿、8亿募资全败光:爱迪尔钱都去哪儿了?

时间:21-03-26 21:25    来源:新浪

专为圈钱和掏空而生!2.6亿买资产100万转让,两年减值11.5亿,8亿募资全败光:爱迪尔(002740),钱都去哪儿了?

来源: 市值风云

两年“喜提”10份关注函,3份监管函。计提减值、老板跑路、高管跑路、并购掏空、债务逾期、账户冻结……,集齐A股利空“大满贯”。

前几日,爱迪尔(002740.SZ)公告称,计划转让所持有的大盘珠宝51%股权,交易价格暂定为100万元。

这则公告,也让风云君记起了这位阔别已久的老朋友。为防止剧情接不上,欢迎先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爱看K线的管理层:珠宝“独角兽”已经在路上?》,阅读全文。

三年不见,爱迪尔又上演了不少精彩的故事,也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老话——“勿谓市值风云言之不预”。

拉上窗帘,备好手纸,好戏开始。

一、并购标的业绩纷纷变脸

1、大盘珠宝:2.55亿买来的

首先回答老铁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这次标价100万元转让的大盘珠宝51%股权,是花多少钱买来的呢?

答案是:2.55亿元!

截至2016年末,大盘珠宝的净资产只有1.68亿元。也就是说,此次并购的增值率高达297.62%。

同时,大盘珠宝也做出了业绩承诺,即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的净利润数不低于3,600万元、4,600万元、5,600万元。

结果也还是那个熟悉的情节,大盘珠宝的业绩连承诺期都没有度过,就变(没)脸了。2019年,大盘珠宝实现净利润2,449.76万元,连承诺利润的一半都不到。

也因此,2019年,爱迪尔对大盘珠宝计提了9,730.24万元的商誉减值。

此外,大盘珠宝在2018年8月,未按照约定向客户提供符合要求的采购,3,000万元保证金拖至2020年4月才归还,因此被起诉。而爱迪尔作为担保人,也被要求承担连带责任。

所以说,大盘珠宝的业绩,是在2019年突然变脸的,还是早有预兆呢?

而大盘珠宝的故事还没有结束。2020年8月1日,爱迪尔公告称:失去了对大盘珠宝的有效控制。

原因为:大盘珠宝拒绝整改,拒不交接公章、证照、账册等资料,使得公司无法参与其经营管理。

外加上大盘珠宝目前已陷入经营困难,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因此上市公司决定将其踢出合并报表,并以100万元的价格转让。

对此,爱迪尔还称,此前虽在大盘珠宝的董事会里拥有多数席位,但并未直接参与经营管理,为的是保障经营的持续稳定。而这样做的结果如今已经显而易见了。

话又说回来,大盘珠宝前脚经营发生困难,爱迪尔后脚就失去了控制权,真的又是纯属巧合?

虽然大盘珠宝就这么消失了,而上市公司实际遭受的损失,却不止不并表这么简单。

根据2020年业绩预告,由于大盘珠宝陷入经营困难,上市公司在失去对其的控制之后,对账面剩余的1.00亿元股权投资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

综合来看,假如大盘珠宝最终成功以100万元的价格被出售,那么爱迪尔这笔投资的最终亏损将达到2.42亿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1月4日,爱迪尔为大盘珠宝提供的担保余额尚有1.19亿元,占2019年净资产的4.52%,其中还有6,117万元的逾期担保,占净资产的2.33%。

2、千年珠宝、蜀茂钻石相继变脸

在并购大盘珠宝之后,爱迪尔又接连并购了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两家公司。

与大盘珠宝相似的是,并购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两家公司的增值率也不低。

其中,并购对价分别为9.00亿元、7.00亿元,增值率分别高达150.14%、255.62%。

这次并购采用的是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合计对价高达16.00亿元;其中,发行股份支付13.15亿元,现金支付2.85亿元,业绩承诺期对应为2018-2020年。

而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两级公司的业绩表现,也是与大盘珠宝如出一辙,均没度过承诺期就发生了变脸。

根据2020年业绩预告,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两家公司2020年的业绩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未来经营预期难以乐观,因此分别计提了2.09亿元、2.41亿元的商誉减值。

3、业绩变脸的前兆

此时,有老铁可能会问:业绩变脸一点前兆都没有吗?

在水平一般的、不负责任的研究员眼里,可能很难,但是风云君毕竟是风云君,怎么可能一点先兆找不到呢。

爱迪尔在2019年、2020年对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三家标的的商誉计提减值的同时,还分别计提了2.91亿元、2.62亿元的应收账款减值损失。

而自2017年、2018年,分别并购了大盘珠宝、千年珠宝和蜀茂钻石以来,爱迪尔的应收账款便加速增长,从2016年末的3.65亿元,增长至2019年末的12.61亿元,扩大了2.45倍。

但2017-2019年期间,爱迪尔的营业收入却似乎没怎么增长。

2017年,爱迪尔实现营业收入18.43亿元,同比增长了55.64%;2019年,爱迪尔实现营业收入19.41亿元,同比只增长了3.43%。

随着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三家公司的业绩纷纷发生变脸,爱迪尔也开始对应收账款大幅计提减值准备,这其中难道可能没有猫腻?!

那些因为业绩承诺而产生的应收账款真实性几何呢?

当然,这事儿在2019年年报披露时,就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并要求爱迪尔提供应收账款的欠款方名称、交易内容等。

对此,爱迪尔却选择避而不谈,没有提供关于欠款情况的任何信息!

这实在没法让人不多想啊。

也对啊,万一提供出来,人家一核查发现客户不存在可咋办啊?

二、毫无造血能力

1、存货与应收同步增长

与应收账款同步增长的,还有存货。

截至2016年末,爱迪尔的存货只有5.45亿元,2019年末增长到了18.86亿元。同时,2016-2019年期间,爱迪尔的存货周转率也从2.33持续下滑至1.02。

也就是说,截至2019年末,爱迪尔的备货足够它使用一年。

对于一家更加侧重潮流市场的珠宝公司来说,这样的存货流动性,难道就一点产品滞销、减持的迹象都没有?

2、上市后没赚到一分钱!

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快速增长,必然会影响上市公司的现金流。

有意思的是,爱迪尔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自2015年上市以来,就一直为负,到2020年9月末,已合计流出了6.28亿元。

不得不说,这样的现金流,都堪称风云君研究过的标的之最了。

3、偿债风险剧增

自身没有造血能力,并购又要花钱,爱迪尔的账面资金也不出意外的越来越紧张。

2016年,募集资金到账以后,爱迪尔的货币资金余额高达7.74亿元。

2016-2019年期间,爱迪尔的货币资金余额持续减少,到2020年9月末,只剩1,566.11万元。

钱都去哪儿了呢?你们能猜到吗?

同时期,爱迪尔的借款规模却在不断增长。2015-2019年期间,资产负债率从19.52%持续增长至41.91%。

同期,爱迪尔主要依靠短期借款补充流动性,可以看出,短期借款余额也是增长的非常迅速。

截至2020年9月末,爱迪尔的短期借款虽有所减少,但也高达6.65亿元。考虑到同期只有千万级别的货币资金余额,违约风险可想而知。

其实,上市公司偿债压力早就岌岌可危了。截至2020年5月14日,爱迪尔已经发生了4.44亿元的逾期债务,另有29个银行账户、64.64万元被冻结。

另外,风云君发现,在2020年6月,爱迪尔将2016年非公开发行募集的剩余资金3.81亿元,变更用途并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此次非公开发行,爱迪尔共募集了4.06亿元,计划用于互联网+珠宝开放平台项目。

而后来,这一项目最终只投入了2,050.51万元,便草草了事了。

再联想账面资金情况,截至2019年末,爱迪尔的货币资金余额只有1.33亿元。

想必,这剩余的3.81亿元募集资金,早就被上市公司转移了吧?

哦,不对,是花完了。

4、利润已被亏完

由于商誉和应收账款减值,爱迪尔的净利润在2019年亏损了近3.00亿元。

这次亏损之后,爱迪尔上市以来创造的利润,不仅一次性被亏完了,还倒欠了8,603.30万元。

而根据爱迪尔披露的2020年业绩预告里称,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预计又将亏损8.46亿元-9.50亿元。

如此以来,爱迪尔上市以来的亏损额预计将达到10亿元左右。而截至最新数据,爱迪尔的市值刚过20亿元。

也就是说,爱迪尔大约也就亏了自己一半左右的市值。

三、股东高管纷纷跑路

1、实控人跑路

面对爱迪尔的一片惨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跑路计划早就实施了。

开始这部分内容之前,先来为大家普及下背景知识。

爱迪尔的实控人是苏日明、狄爱玲夫妇。此外,爱迪尔的股东里还有苏永明、苏秀清等一众苏姓人士。他们都是苏日明夫妇的亲戚,算是夫妻俩的一致行动人。

在2019年2月,爱迪尔公告称,苏日明、狄爱玲、苏永明、朱新武、苏啟皓、苗志国等人计划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0.89%股份转让给汇金集团、永盛发展两家公司,转让价格合计2.18亿元。

苏老板称,此次转让视为公司引入国资背景的股东,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而汇金集团、永盛发展为一致行动人,实控人均为龙岩市国资委。

显然,苏老板一行人的目的远不止此,因为他们的减持还在继续。

2020年5月,苏老板夫妇、及苏永明又发布了减持计划。

从减持比例来看,此次拟减持数量均占到各自持股比例的25%,算是顶格减持。

2020年10月3日,苏老板一行人还打起了卖壳的主意,拟将26.79%表决权委托给林明清,将20.19%股权转让给林明清。

不过,这两次减持、卖壳计划可没有上次那么顺利,最终都没能实施。

因为,在2020年5月30日,爱迪尔公告称,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了。

根据公告数据,苏日明、狄爱玲、苏永明、苏清香四位股东的股份,已全部被司法机关冻结,且苏日明还是被四家法院轮候冻结。

截至2020年1月4日的最新公告,上述冻结仍未解除。

冻结之外,苏老板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在逐渐退出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

显然,苏老板一行人的心思早就不在经营上市公司上面了。

2、接盘人跑路

再说回从实控人手中接过上市公司10.89%股权的汇金集团、永盛发展。

当时,这两位接盘人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称:不排除在未来12月内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

并且,在2019年12月,汇金集团还从陈茂森等人手中接过了11.64%的表决权。

到了2020年7月4日,永盛发展突然发布了一则拟减持公告,并在之后成功减持了6,806.23万元。

难道,这二位接盘人,终于看清爱迪尔的真面目,打算撤退吗?

3、高管跑路

实控人和接盘人跑路的同时,爱迪尔的高管也是早有些按捺不住了。

自解禁至今,除去实控人在内的高管,一共减持套现了8,672.19万元。

减持之外,爱迪尔的高管团队自2018年以来也是频繁动荡,先是走了一批在上市时就跟着苏老板的高管。

其中,苗志国分别在2018年11月、2019年8月辞去董事、总经理、执行总裁等职位;

 

李城峰在2019年4月辞去了财务总监一职;

 

苏啟皓在2019年8月辞去了董事、副总裁等职务。

此后,爱迪尔还更换了一位总经理、一位董秘兼副总裁、一位副董事长、以及一位一位董事兼总裁。

特别指出的是,2020年7月4日,爱迪尔的内审部负责人谢万利也递交了辞职报告。

巧合的是,上市公司的2019年内控报告因存在重大缺陷被出具否定意见,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

总结

最后,再来为大家算两笔账。

第一笔:自2017年以来,爱迪尔并购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合计花费了18.55亿元;但却因为这三家公司的业绩变脸,自2019年以来,爱迪尔已合计计提了11.45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和应收账款减值损失。

第二笔:自2015年上市以来,爱迪尔合计募集了8.18亿元现金;到2020年9月末,爱迪尔账面货币资金仅剩1,566.11万元。

折腾来折腾去,爱迪尔如今业绩连续亏损、现金流持续吃紧、债务和担保逾期不断,股东和高管也都在各自跑路,似乎只剩下一地鸡毛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