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迪尔(002740.CN)

爱迪尔“失控”? 两度被出具非标意见、两年亏损吞噬八年盈利

时间:21-05-20 17:06    来源:新浪

投资研报

【硬核研报】智能硬件芯片龙头被挖出!一季度业绩暴增230%,股价却被严重低估?隐藏王者安卓处理器销量9年前便已实现全球第一秘社保、险资、QFII等三大“顶级”机构调仓动向!持股名单全泄露(附调仓股详情)

【硬核研报】业绩反转确定,凯雷投资已提前抢筹!老龄化进程加速,高血压患者突破3亿!慢病药龙头地位稳固,创新管线也将步入收获期

【硬核研报】又一只百亿龙头已诞生?固晶机独霸国内市场,机构最新目标价看涨逾30%!

【硬核研报】公募REITs审核进度超预期!新产品登陆A股,将给市场带来什么?机构高呼6万亿元新市场大有可为,建筑等重要方向迎来风口(附名单)

2020年,爱迪尔(002740)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14亿元、-15.71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21.99%、-424.06%。此外,叠加债务压力、诉讼缠身、流动资金匮乏,爱迪尔已身陷多重困局

《投资时报》研究员王子西

时下,对福建省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迪尔,002740.SZ)管理层而言,令其紧张的已不仅仅是公司业绩。

近日,爱迪尔公告称,其控股股东苏日明的一致行动人苏永明、狄爱玲持有的2735万股股份,因债务纠纷将被司法拍卖。粗略计算,拍卖后,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有股份将锐减至8961.84万股,约占总股本19.74%。如若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进一步被拍卖、被动减持,爱迪尔股权稳定性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年报开篇,爱迪尔实控人之一的苏日明称,其与狄爱玲或已无法控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王斌康也表示,公司控制权已发生严重问题。年报披露当日,深交所便下发关注函,要求上述人士结合各自对年报所投弃权票、反对票的理由,说明其仍保证爱迪尔年报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的原因及合理性。

事实上,这份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年报,已经是爱迪尔继2019年后,第二次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年报“非标意见”。无独有偶,两次“非标意见”均提到,应收账款、存货科目以及有关深圳市大盘珠宝首饰责任有限公司(下称大盘珠宝)相关事项。

爱迪尔到底怎么了?数据显示,2020年其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14亿元、-15.71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21.99%、-424.06%。查阅以往数据,《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其亏损金额不仅创下新高,且一举吞噬以往八年盈利。而该公司2020年出现巨亏,与投资损益、信用减值及资产减值有着直接关联,三项合计对该公司净利润影响额高达16亿元。

而在二级市场,该公司股价已从2020年7月的10.45元/股阶段高点波动下跌。截至2021年5月19日,该股收于4.05元/股,总市值不足19亿元。归母净利巨亏、股份冻结、财务危机四伏,“失控”的爱迪尔要如何自救?

针对其内控整改效果、股份冻结风险、预计负债等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公司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爱迪尔近一年股票走势(单位:元/股)

数据来源:Wind

两年累亏18.71亿元

作为一家珠宝品牌企业,目前,爱迪尔拥有“IDEAL”“CEMNI千年珠宝”以及“克拉美”等珠宝首饰品牌,主要产品有钻石镶嵌饰品、成品钻、黄金饰品和彩宝饰品,涵盖戒指、项链、耳环、吊坠、胸针等品类。

数据显示,2020年其营收实现15.14亿元,同比减少21.99%;归母净利润亏损15.71亿元,较上年3.0亿元亏损额进一步扩大,同比变动幅度达424.06%。而该公司2011年至2018年归母净利润依次为0.60亿元、0.73亿元、0.91亿元、0.87亿元、0.67亿元、0.58亿元、0.60亿元、0.28亿元,合计为5.26亿元,也就是说,其2019年、2020年累计亏损金额不仅全部吞噬前八年盈利,还产生约13.45亿元“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年报信息显示,其2020年出现巨亏,与投资收益、信用减值及资产减值损失三项会计科目有着直接关联,年内该公司前述三项指标分别为-1.67亿元、-5.22亿元、-9.12亿元,合计对净利润影响-16.0亿元。

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大华事务所)出具的保留意见,所涉及内容恰恰包含应收账款、存货项目以及投资损益。具体来看,一是截至2020年末,爱迪尔对部分应收账款采用单项认定方式计提预期信用损失,其中账面余额为1.52亿元的应收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二是该公司库存商品余额14.52亿元,其中3.99亿元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三是对大盘珠宝的股权投资损益达到-1.67亿元。

对于上述情况,大华事务所表示,无法对部分应收款的可收回性、3.99亿元的库存商品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另外,由于不能对大盘珠宝的控制权归属获取审计证据,故其也无法确认此投资损益的合理性。

事实上,针对爱迪尔2019年年报,大华事务所也出具了非标意见。在这份保留意见中,其表示无法确认采用单项认定方式计提1.50亿元坏账准备的准确性,以及委托加工物资中0.79亿元、委托代销商品中3.23亿元交易事项的商业实质。

此外,审计报告还提到,截至2019年年末,爱迪尔对合并大盘珠宝所形成的商誉累计计提减值准备0.97亿元;2020年5月,深圳市一帆珠宝云商有限公司起诉大盘珠宝等要求归还3030.9万元。大华事务所表示,无法判断该商誉减值准备金额计提性以及上述诉讼对爱迪尔年末负债完整性的影响。

爱迪尔近几年归母净利润及同比变动幅度(亿元、%)

数据来源:wind

失败的资本运作?

连续两年净亏损,连续两份保留意见,且“非标意见”中均提到存货、应收账款及大盘珠宝相关事项,爱迪尔的经营出现了什么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爱迪尔于2015年1月上市,上市当年,其业绩指标便出现“双双下滑”,营收与归母净利润分别录得8.40亿元、0.67亿元,同比下降5.13%、22.88%。彼时,其收入构成中,镶嵌饰品占据89%的比例,而成品钻、其他饰品收入占比合计不到8.5%。

为了打造“珠宝生态圈”,上市不久,爱迪尔便提出实体产业与资本运营协同发展。2017年,其以自有资金2.55亿元收购大盘珠宝51%股权;2018年,又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分别以9亿元、7亿元购买江苏千年珠宝有限公司(下称千年珠宝)、成都蜀茂钻石有限公司(下称成都蜀茂)100%股权。

不过,上述收购及资产重组并未给其业绩带来较大改观。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为0.60亿元、0.28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4.40%、-53.35%。

而且,其对大盘珠宝的股权投资,更是令投资者大跌眼镜。2020年5月30日,爱迪尔公告,受市场环境变化、销售不达预期等影响,大盘珠宝2017年至2019年承诺净利润数未实现。

时隔两月,该公司进一步公告称,对大盘珠宝已失去有效控制,且将向法院提起诉讼。2021年3月22日,爱迪尔再次公告,拟以100万元转让大盘珠宝51%股权,对价依据为前期起诉所需诉讼费。该公告甫一披露,便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补充说明此次交易定价的公允性,及是否存在贱卖资产、关联交易等问题。

事实上,梳理公开资料《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由于大盘珠宝存在多起被执行案件及欠税、贷款逾期欠息情况,即便爱迪尔胜诉,可执行获得赔偿金额未必理想;此外,截至2020年末,爱迪尔为大盘珠宝担保余额1.19亿元,其中6117万元已逾期、5770万元于2021年5月25日到期,未来或仍存在担保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受疫情影响,其全资子公司千年珠宝、成都蜀茂2020年也均未完成业绩承诺。

2017年至2020年,上述两家公司累计净利润应不低于2.97亿元、2.51亿元。但2020年,千年珠宝、成都蜀茂累计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4亿元、2.27亿元,完成率为88.78%、90.44%。按业绩承诺调整方案,双方同意延长业绩对赌一年,即2021年两家子公司业绩承诺净利润8740万元、7820万元。

诉讼、债务压身

两家子公司能否完成业绩尚无法得知。不过,目前来看,爱迪尔已已然身陷财务、诉讼困局。

业绩显示,截至2020年末,爱迪尔货币资金仅为1822.32万元,短期借款6.65亿元,现金短债比仅有0.027。该公司其他应付款为4.44亿元,其中,非金融机构借款应付利息达5658.53万元。

另外,该公司尚涉及多起诉讼案件。梳理其年报,《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截至2020年末,爱迪尔形成预计负债的诉讼28起。其中,已结案、已执行和解19起,除了一起诉讼,爱迪尔已全额支付,其余18起,尚未完全支付。《投资时报》研究员粗略统计,此18起诉讼涉案金额共计约2.77亿元。

显然,债务压力、诉讼缠身、流动资金匮乏,爱迪尔已身陷多重困局。

5月14日,其公告称,控股股东苏日明的一致行动人苏永明、狄爱玲持有的2735万股股份(其中苏永明2385万股、狄爱玲350万股)因债务纠纷,将被司法拍卖。截至上述公告日,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苏永明、狄爱玲、苏清香所持约1.17亿股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5.76%。处在风口浪尖上的爱迪尔,处境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