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股东减持盈利下降 屡遭监管的爱迪尔珠宝何去何从

时间:2020-07-15 07:19    来源:金融界

7月12日晚间,爱迪尔(002740)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迪尔”,002740.SZ)发布一则股东减持过半的公告.据统计,近一年时间爱迪尔共发布10次减持类公告,这在业内人士看来是股东对公司发展不自信的表现。

官网信息显示,爱迪尔于2002年4月运营,2015年正式敲钟上市,主要模式以加盟为主,旗下品牌包括IDEAL、嘉华婚爱珠宝、CEMNI千年及克拉美等,在全国拥有1500多家品牌加盟网点。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福建知名珠宝企业,爱迪尔当下面临着经营不佳、盈利下降甚至屡遭监管等问题.对此,《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发函、致电爱迪尔信披邮箱及电话,但公司电话无人接听,邮件也未有任何回应。

股东减持盈利下降

爱迪尔7月12日公告称,公司股东龙岩市永盛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盛发展”)本次减持计划的数量已过半,减持均价9.52元/股,减持股份272万股,占总股本的0.6%股份。据统计,爱迪尔近一年共发布10次减持类公告。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股东接连减持或是公司经营不佳引发股东对其未来前景的不自信表现。当下,除了股东接连减持外,经营方面,爱迪尔还面临着资金困难、盈利下滑、债务逾期的问题。

6月18日,爱迪尔发布公告称,拟将募集资金3.81亿元(占募集资金总额的93.8%)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对此,该公司表示,考虑到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及流动资金紧缺的困境,且公司存在逾期债务及资金链紧张情形,决定终止实施本次募投项目。

查阅爱迪尔以往资料,不难发现,其财务危机早就初入端倪。

根据年报,2016年—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1.84亿元、18.43亿元、18.77亿元和19.39亿元,营业收入自2015年上市之初增至19.39亿元,总体稳定;但归母净利润方面,却有些不尽如人意,分别为:5779.58万元、6034.07万元、2814.09万元和-3.08亿元。

继2018年归母净利润出现下滑之后,2019年再度陷入亏损,亏损数值巨大,接近3个亿,较2018年同比下滑1193.17%。

公司应收账款方面,2017年—2019年分别为:5.83亿元、9.5亿元和12.6亿元;不仅如此,存货也在不断递增,2019年公司存货高达18.86亿元,同比增加82.49%。不难看出,公司整体盈利能力正在逐步下滑,作为卖方的话语权也在逐渐削弱。

连续五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现状,也凸显爱迪尔窘迫的资金困境。财报显示,2015-2019年,爱迪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26亿元、-3018万元、-3.555亿元、-5480万元和-3346万元。

而短期借款方面,2019年其短期借款飙升至8.44亿元,货币资金仅为1.46亿元,现金难覆短债,资金链紧张、整体流动性开始下滑。

此外,公司的资金困境还体现在今年5月19日其披露一则公告,截至2020年5月14日,公司存在逾期债务4.44亿元。近12个月累计涉案金额合计约为2.93亿元,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8.24%。“如公司未及时还款,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银行账户、资产等被冻结的情形,进一步加大公司资金压力,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负面影响。”爱迪尔表示。

2020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爱迪尔经营不佳的状况再度加剧,一季度公司收入2.1亿,同比下降36.9%;归母净利润1137.8万,同比下降24.2%。账面货币资金为1.29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8.9亿元。

信披问题频频发生

及时、完整、准确的信息披露是了解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渠道,也是上市公司需要遵守的重要规则,然而从以往历史来看,爱迪尔信披却频频发生问题。

以今年7月6日-7日为例,两个工作日时间,爱迪尔分别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及关注函。不仅如此,2020年3月、4月、5月、6月及7月,爱迪尔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关注高达7次。

不难看出,几乎每隔一月爱迪尔就会被深交所关注。公告显示,2020年2月21日及29日,因爱迪尔发布公告称,与浙江数秦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宁波市分公司签订《关于5G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3月3日,爱迪尔收到来自深交所下发的第一封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区块链、5G在公司的具体运用及可行性,是否存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配合公司董事减持而披露公告等情形。

4月22日,因公司未按期足额支付股权收购款,苏州爱迪尔金鼎投资中心、西藏爱鼎创业投资中心于2020年4月10日向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公司资产合计1.54亿元。同时,公司于2020年2月至4月新增4条被执行人信息。

上述事项很快引起深交所再度关注。4月23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具体支付安排与资金来源及被执行人信息涉及案件情况等进行补充说明。

同类型的事件还出现在今年5月,因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借款纠纷问题,5月13日,深交所第三次向爱迪尔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为上述自然人偿还借款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偿还金额、时间、原因及法律依据,是否构成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今年6月13日,因公司拟将剩余募集资金3.81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占募集资金总额的93.8%。截至2020年3月31日,募投项目投资进度为5.14%,募投项目累计使用金额与承诺投资总额的差额为3.79亿元。深交所于6月18日第四次向爱迪尔下发关注函。此外,在今年3月23日,因爱迪尔披露《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深交所还向公司发出问询函。

事实上,无论是关注,还是问询,类似情况早在以往曾发生过数次。2016年爱迪尔因参股公司珍迪美发生关联交易且未及时披露,于2017年4月12日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2019年12月2日,因爱迪尔珠宝屡次使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交易所再次向其下发了监管函。

“屡教不改,屡遭监管,爱迪尔信息披露问题已经饱受诟病,这也说明公司在信披管理方面存在不少漏洞。”一位投资人士向《投资者网》直言。

“其实无论是信披问题还是蹭热点被关注,从侧面可以反映出这家公司经营愈发糟糕,这不仅是管理层的问题,也是公司目前经营所面临的困境。在珠宝行业竞争愈发激烈的背景下,爱迪尔继续守攻三四线市场,而将来随着一线珠宝品牌市场下沉、居民消费水平上升,公司目前的消费客群或被瓜分,因此,对于爱迪尔而言,不仅要解决公司目前盈利、负债问题,还要牢铸护城河,聚焦主要业务,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营销,以最终提升公司业绩、改善自身经营现状。”福建一位不愿具名的珠宝品牌分析人士向《投资者网》表示。

只有当大潮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作为珠宝行业知名企业,爱迪尔除了面临经营不佳,还多次遭到监管层关注问询,这对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那么,未来行业角逐加剧,主攻三四线市场的爱迪尔,能否度过困境,向新的市场迈进,目前尚未可知。